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武侠小说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 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二合一

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二合一

不想错过《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二合一,求订阅!!!)

“我输了。”源稚生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认输行了么,老爹你是对的,今天的主角是绘梨衣和路明非,就别一直拿我开涮了。”

源稚生的语气满满的无奈,但他的表情是笑着的,似乎是为妹妹找到了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而庆幸。

好像亲眼看到自己的妹妹投入别人怀抱,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件事。

毕竟自己虽然是黑道宗家的大家长,但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兄长,至于夜叉和乌鸦他们说的妹控,他也不太认可……为自己妹妹的人生保驾护航,不是每位兄长应尽的责任与义务么,他又不是野悠,绘梨衣也不是穹妹,自己对绘梨衣只是亲人之间的关心和爱护,“皇”的血统只是让他变得厉害,而不是让他变得变态。

“不过我想抱孙子这话是真的,抱上稚女的我也很开心,但这也不是稚生你落后的理由啊。”上杉越看着屏幕上还抱着不肯松手的两道身影,“总不能比你妹妹还慢吧?”

“明白了明白了,老爹,去法国之前,我会找时间和樱说清楚的。”源稚生很是无奈的做出保证后,忽然又诧异的看了眼监控屏幕里的画面和上杉越的目光,试探性地问,“不过老爹,你似乎没那么很反对路明非了?”

“我有反对过那小子么?”上杉越翻了个白眼,“我那也是考验,考验,稚生你明白么,我那时的反对和你现在的做法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你想啊,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宝贝女儿,又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冒出的混小子抢走了,哪个老父亲一下子能接受得了?我那时候要是接受他和绘梨衣,那小子地尾巴还不翘上天?这以后不得骑在我这个老丈人头上拉屎啊?”

“骑您头上拉屎还不至于,但骑您头上揪您头发这种事,路明非还是做得出来的。”源稚生心情也不错,罕见的与父亲开起了玩笑。

“稚生啊,预订的时间是不是快到了?”上杉越提醒一句。

“嗯,我一直有留意时间,是差不多了。”源稚生点点头,拿起桌上的一只对讲机,“稚女,计划更改,是我输了,新郎新娘已经就位,按照第二套流程来吧,该你出场了。”

“哥哥,我当时可赌的是路君赢。”对讲机的那头传来风间琉璃带着笑意的声音,“赌约是一次的愿望,哥哥你输了,我希望下一次上台表演的时候,哥哥能露脸来客串一场,还作数么?”

“稚女你这是要挟我么?”源稚生笑着反问,“我说不作数,接下来的流程就推进不下去了?”

“怎么会呢哥哥,路君是我的朋友,绘梨衣也是我的妹妹,我也在看城堡后面发生的这一幕,我很为他们感到高兴呢。”风间琉璃轻声说,“只是下一站去法国的演出,我已经想好了新剧的剧情,我需要一个和我长的很像的人来演一个镜面一样的角色,在法国,这样的人可不好找啊。”

“不会还要穿女装吧?”源稚生有些警惕地问。

“不会我说要穿女装,哥哥你就不作数了吧?”风间琉璃问。

“作数。”沉默了片刻后,源稚生叹了口气,“开始吧。”

……

中央城堡的后方是一座拱桥,高耸的城堡投下成片的阴影,忙活了半天的路明非身上的汗终于挥发了,但他似乎更热了。

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

绘梨衣穿婚纱居然这么好看,难怪人家都说婚礼这天的女孩就是天使一样的存在,今天的绘梨衣,美得有点超模了啊!

“绘梨衣,那啥……你热么?”路明非关心地问。

“不热。”绘梨衣在路明非怀里讲话,气息吐在锁骨上痒痒的,“Sakura热么?热的话我把手松开。”

“不热不热。”路明非连忙说,“我是怕你热才问,我刚在湖里游了一阵,头发上的水才干,现在还有点冷呢。”

“Sakura冷么?”绘梨衣把身体使劲往路明非的怀里钻了钻,“这样还冷不冷?是不是好一点?”

“是是是,绘梨衣的身体真暖和……啊,绘梨衣可以再把腰抬高一点,贴在我的胸上吧。”路明非情不自禁地发出感慨,“好软……啊不,是好暖,绘梨衣的身体真暖!”

这家伙就在没有人的游乐园里,说着不害臊的话,使着小心思哄骗美少女狂占便宜。

不对,这是自己媳妇啊,今天以后就是公认的了,怎么能叫哄骗?怎么能叫占便宜呢?自己和绘梨衣一个想摸,一个给摸,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么?

该说不说,绘梨衣还真够料啊,这件婚纱不知道是源稚生挑的还是樱挑的,真有眼光啊,不是很暴露,但是把绘梨衣发育良好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清纯又不失性感……怪不得都说婚纱是女孩一生中最奢侈又最美的衣服,试问哪个男人会拒绝一个洁白又性感的天使呢?

很热,但是很软,还贼有弹性,绘梨衣的身体就像一团乳胶制成的小火炉,这么动人的女孩在你怀里,对你言听计从的,要不是婚礼还没开始,路明非恨不得现在就洞房,尝试着对他的新娘做一些之前都没试过的涩涩的事。

呗绘梨衣的拥抱冲昏头脑的路明非当然忘记了,整座迪士尼乐园都是有监控的,他们头顶正上方就有一个,而看着路明非私底下地小动作和一脸惬意的表情,坐在监控室里的某个兄长和某个父亲牙都快咬碎了,他们恨不得收回刚才对路明非的肯定喝称赞,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路明非已经隔着屏幕被杀了至少一千遍。

“你哥哥还真是坏啊……虽然我知道他是为你好。”路明非涌宝宝般的语气对绘梨衣哭诉,其实是用这种方法保证,“但他不设置这些阻碍,我也不会觉得绘梨衣是很容易就得到的女孩,我做的啊,其实比他们想的都要多得多,这五年的时间我都是想着绘梨衣过来的,怎么可能和绘梨衣在一起了反而对绘梨衣不好呢?”

“Sakura对我很好,我知道,和哥哥也这么说。”绘梨衣在路明非怀里说,“但是哥哥说到了城堡里,一定要在房间待到十二点才能出门和Sakura见面,因为大家要看Sakura证明自己,我答应哥哥了,但看到Sakura一直在找我,我还是忍不住和Sakura见面了。”

绘梨衣的性格里就是有这样任性的一面,为了她想做的事,即便是违背承诺甚至原则她也要去做,诚然这种不讲道理的任性会让人觉得难搞又头疼,但被这样任性的女孩深爱着,真的是一件很幸运又很幸福的事,不是么?

“我的原则就是你啊。”

绘梨衣用她的行动这样对路明非说。

“遇到绘梨衣,是很幸运的事。”路明非感受着怀里女孩的温度,如是说道,“能和绘梨衣结婚,是很幸福的事。”

“被Sakura救了,绘梨衣也很幸福。”绘梨衣如实说。

此刻路明非终于明白了,就算“爱”这个字不挂在嘴边,被爱真的是能够感受到的。

绘梨衣的话让路明非想到了一句话,是他在书里看到的,那句话是这样说的:“予索予求,想要知道一个人爱不爱你,不用把‘爱’说出口,寻求一个不知真实还是虚假的回答,你要“我爱你”这三个字变着花样说,如果一个人每一次、都不厌其烦的给予你和你相同的回应,那么别怀疑,她一定深爱着你。”

“原来爱情……是绘梨衣的形状。”路明非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他感受着怀中女孩的形体,这一次脑子里不再有任何邪恶的念头。

不知道是听到了路明非的话,还是感受到路明非的动作,绘梨衣的手也轻轻抚了抚路明非后背的线条,似乎在感受她的世界里,爱的形状。

“快到十二点了,你哥哥他应该还有什么安排吧,我们去城堡正面的广场看看?”路明非也意识到他和绘梨衣腻在这里太久了,如果没人打扰他们可以在安静的地方抱一整天,但今天是他们的婚礼,新郎和新娘躲在这里,偷偷摸摸的腻歪不太好。

笑话,又不是见不得人。

绘梨衣貌美如花,自己也仪表堂堂,今天还捯饬得……路明非忽然想到一件事。

“要不我先找个地方吹个头发啥的?”路明非摸了摸自己还没干透的头发,“刚才下湖里弄湿了,早上做了半天的发型也塌了,这样子和绘梨衣站在一起,会不会显得太邋遢了?”

“没有,Sakura很有型。”绘梨衣挽着路明非的手,这样称赞。

路明非有点奇怪,他现在的模样和有型完全沾不上边,不知道绘梨衣这个新词从哪部电视剧里学来的。

从辛德瑞拉的城堡绕道正面广场的时候,路明非忽然怔住了,脚步也停了下来,愣在原地。

这是刚才自己进来的迪士尼乐园?怎么总感觉多了点东西?这片广场,变了样子啊。

广场所有的路灯上,挂满了氢气球,全都是粉色的,大概有上百个,离地有接近十米的高度,气球里多了些东西,阳光透过气球的膜,照出里面一层层黑色的影子。

一个庞然大物在乐园的门口,被红色的幕布覆盖着,那东西大概有五米高,十几米长,路明非不知道他们从哪弄来这么大一块布,但他想了想,自己入园的时候似乎没见过这玩意。

一只微型的氦气球从广场的正中央升起,升到离地面大概十米的高度,氦气球的挂篮中出现一个人影,路明非眯着眼望去,只觉得人影有点眼熟,但他的方向逆着光,有些看不清。

“是哥哥。”绘梨衣在一旁说。

“那是源稚生?”路明非有些惊讶的指着氦气球。

“是哥哥的弟弟。”绘梨衣改口。

“哦哦哦,是风间琉璃。”路明非恍然大悟。

这时候,路明非和绘梨衣的身后,广场中央城堡上,巨大的时钟,时针和分针同时跳动一下,缓缓地重合,交迭着指向天空的方向。

正午十二点,悠扬的钟声回荡在空荡的迪士尼乐园里,所有的路灯全部亮起,似乎某个重要的时刻于此降临。

“天光云影,山止川行,今天天气很好。”氦气球上的风间琉璃的声音声音通过广播系统传遍了乐园的四面八方,他对路明非和绘梨衣说,就像对全世界说,“路明非,绘梨衣,新婚快乐。”

挂满了乐园路灯的氢气球忽然同一时间爆开,上百个声音迭加在一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空旷的游乐园里回荡,绘梨衣瞪大眼睛,捂住了嘴巴。

此刻路明非也终于知道,那些覆盖在气球里,一层层的黑影是什么东西了。

几十万枚樱花花瓣从气球中飘落,不知从哪刮起的风将这些花瓣吹上天空,这时候如果有人聪迪士尼乐园外的街道路过,他会惊讶的发现,整个游乐园的天空都被粉色的花瓣覆盖。

空气中弥漫着樱花的味道,虽然知道这股风肯定是夏弥搞的鬼,但这一幕还是足够震撼,路明非和绘梨衣看得眼睛都不眨,漫天的樱花花瓣遮蔽了天光,于是就能看到,那些亮起的灯把乐园映照得五光十色,城堡和花丛倒映着斑斓的辉光。

藏在花丛中的烟花和礼炮一同炸响了,光弹携带着火硝一同升天,上百个,就像是从地面逆行涌上天穹的倒垂的瀑布,光耀即便是在这样的大晴天也十分耀眼,流弹在离地几十米的位置炸开,然后在苍穹上落下一场彩色的雨。

那首火遍全球的“Let it go”在乐园的广播音响种响起,与此同时,停靠在乐园门口的庞然大物上覆盖的红色幕布被揭开,幕布下覆盖的东西暴露在路明非和绘梨衣的视野里。

那是一条巨大的花车,从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花车,由好几节不同主题的车厢链接着,一条巨大的彩幅在风中飘扬。

“路明非,绘梨衣,婚礼快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快穿:反派他身娇体软易推倒 哈哈哈!那条咸鱼不富有! 花开终有时 武侠:我在大明皇宫炼阴化阳 娱乐:雪藏结束后,我成了顶流 我在玄幻当钉子户的那些年 妙手医尊 焚天药圣 猝死后,我穿到未来成了NPC 老弟你听我说,这主角让我当 大小姐请自重,我攻略对象真不是你! 六眼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