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二次元小说 >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 969.第957章 从利益到负担吗?

969.第957章 从利益到负担吗?

不想错过《蒸汽之国的爱丽丝》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圣人手稿?”听完林格的来意,威尔海姆首领的脸上头一次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尽管只是些微的动容,但也足以体现出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错愕了:“各位似乎并非万物有灵论的信徒吧,若只为瞻仰圣人遗物,何必费此周折,莫非……”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林格微微颔首,神色认真:“正如您所想的那样,我们此行来到奥索尔山的目的,正是欲效法圣者旧事,向遥远的宇宙探寻真理。然而千万年来,天文日新月异,星象数度变化,圣人之路早已遗失,难以寻觅。或惟有借助这份手稿,以观其变,才能够查漏补缺,找到正确的道路。因此,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希望您能够理解。”

此言一出,帐篷内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威尔海姆首领一言不发,只是用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坐在对侧的年轻人,目光似乎可以穿透人心,直接看到他最真实的想法:谎言,真相,亦或是冠冕堂皇之词。

松塔娅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些外来者,从未想到他们的目标竟如此宏大,想要效法伟大的圣者,向遥远的宇宙探寻真理。如果真的做到了,恐怕他们的名字将会成为文明史上的另一个传奇吧。

而这件事对于夏托托人来说,亦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别忘了,夏托托人的先祖正是因助力圣图弥完成了对星空的探索,间接促成了万物有灵论体系的搭建,才实现了从凡人部落到超凡之路的蜕变。并且,与灵祈祷会的良好关系,还帮助他们在远古时代灾变、神变与天变的数次世界性灾难中得以幸免,传承至今。

可不是每个远古部落都能将他们的血脉延续下来,有时候甚至短短百年时间,便足以影响一个族群的兴衰存亡。能够自遥远的古世纪传承至今的部落,除了东阿尔皮斯山脉的“逐雪之民”夏托托人以外,大概便只有“无家可归的流浪之民”摩律亚人了吧。后者仰赖的是古老神秘的大巫传承,而前者则是托庇于先祖的遗泽。

如果这次,乌苏部落帮助这些外乡人重演历史的话,会不会又能获得一万年的兴盛呢?虽然,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否成功,更不敢将他们与伟大的圣图弥相提并论。

松塔娅好奇地盯着林格看,上下打量,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一丝与圣人相似的痕迹,比如伟大的气质、博爱的胸怀、深沉的睿智之类的,遗憾的是她什么都没有找到,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平平无奇,不值一提。

这种诡异的安静持续了一小会儿后,阿依娜长老忽然轻叹一声,温和而沙哑的叹息声回荡在帐篷内,就像回荡着一支悠远古老的歌谣:“仿效圣者旧事,探寻星空奥秘,怀揣这种想法的人,自古皆有,然而他们或为信仰,或逐名利,都不纯粹。年轻人,我恰恰从你的眼中看到了这种纯粹,因此知晓你并非为了信仰或名利等身外之物才来到此地,那么你真正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若不介意的话,我想听一听那个答案。”

根据阿依娜长老的说法,似乎过去也有不少万物有灵论的信徒,为了同样的目的来到奥索尔山,试图效法圣者的事迹。然而他们的态度,在这位长老的眼中,似乎都不纯粹。

如果连信仰都不纯粹的话,还有什么是纯粹的呢?

林格知道答案。

“为了人类……或者说,世界的未来。”年轻人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的世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它变化的速度尤甚于人们适应的速度,仿佛背后有某股无形的力量正在推动。有许多人或许认为这种变化是好的,然而那只是他们站在片面的角度上看待问题,倘若站在更加宏观的角度上观察,我们便会发现,这种变化正在将世界推向不可挽回的深渊。我并非自不量力,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只是命运注定,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

提及命运,年轻人的目光隐晦地从圣夏莉雅的身上掠过,牧羊少女睫毛微垂,安静得犹如雪中一片静谧的松叶。

他给出了一个看似空泛的答案,但确实是实话实说,只是很多细节不方便透露而已。阿依娜长老听出了年轻人语气中的诚恳,因此只是轻笑一声,没有追问下去。威尔海姆首领却忽然开口问道:“林格阁下,你说的那股无形的力量,莫非是指魔女结社么?”

包括林格在内,众人都有些吃惊,没想到威尔海姆首领竟然知道魔女结社的存在。虽然这对于神秘界来说并非秘密,然而亦有许多人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认为不可能存在一个暗中影响世界进程的组织,却甘于幕后沉寂,只将其视为阴谋论对待。愿意相信的人,则多半是受到了十三隐士会的影响,与其关系密切。

山民卫队一向不受万物有灵论信徒的重视,兼之实力弱小,固守深山,按理来说,不可能与十三隐士会扯上关系才对。

除非——

“这是所罗门亲口所言。”果然,林格从威尔海姆首领口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那应该是他离开西大陆之前的事情了,他是抱着和你们一样的目的来到奥索尔山的,并通过我们的渠道联系上了雾山隐修会的人,从他们手中借到了圣人的手稿。遗憾的是,他最终失败了,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但作为报酬,他还是告诉了我们一些有关魔女结社的秘闻,提醒我们要严加防范。”

威尔海姆首领沉声道,语气不急不缓,讲述当时的经历:“说实话,仅一个教团联合与《宗教法令》,便让我们疲于应对,若其背后还存在着像魔女结社这样庞大的组织,则一味顽抗,只会招致灭顶之灾。此后我们便收缩了活动,固守群山之中,与其说是等待时机变化,不如说是为了自保而已。”

所以,组织架构上更接近于抵抗组织的山民卫队,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与教团联合发生冲突,以至于海德布鲁斯堡教区的大主教,估计都已经将他们忘记了。

林格从他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信息:“所罗门从雾山隐修会手中借用了圣人的手稿,那他为此付出了什么报酬?”

威尔海姆首领却摇摇头:“没有报酬——或者说,报酬早就支付过了,所罗门此行不过是履行昔日承诺罢了。这涉及到一段比较隐秘的往事,而且向来被万物有灵论的信徒们视为禁忌,不可向外人透露。”

话虽如此,但威尔海姆首领却略微偏过头,看了阿依娜长老一眼。长老呵呵一笑,并未给出什么回复,只是又拿起木勺,盛了一碗肉汤给松塔娅,夏托托女孩一脸茫然地接过,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喝。

林格读出了这番作态的潜台词,他严肃道:“请放心,无论此事涉及何种隐秘,我们都会埋在心中,绝不泄露。关于这一点,我可以——”

年轻人忽然停住,他原本想说一些承诺的话,可是忽然想起来,以自己此时的身份,似乎并不足以取信于人。

所谓诺言的分量,不是在于内容,而是在于承诺者的身份。

“就由我和布兰迪来保证吧。”从进入帐篷后一直没有开口的希诺忽然说道:“以雪山神马太阳雪,以及受太阳雪认可之人的名义,这份保证,不知是否足够诚意?”

威尔海姆首领闻言,深深地看了坐在最边缘的希诺一眼,说道:“我等自然愿意相信太阳雪的主人,只是此事实在重大,因此,权当做是我个人的不情之请,希望诸位都能给我一个明确的承诺,并且,此诺言当受圣者与群山之父的见证,若违逆者,当如此山中冰雪,永无解冻之日。”

这么郑重?

究竟是什么样的隐秘,才值得如此对待?而且——

希诺隐晦地看了松塔娅一眼,心想,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秘密,为何要让松塔娅留下来旁听呢?还是说,这件事跟她有关系?

无论怎样,威尔海姆首领提出的要求不算过分,因为众人原本就没有泄露的意图,而唯一有可能大嘴巴到处乱说的爱丽丝,其实是个老年痴呆症,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把这件事忘了,泄密风险以时间为单位指数下降。

在众人都逐一表态承诺后,威尔海姆首领那严肃的表情稍有缓和,他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直接开口,先问了林格他们一个问题:“你们听说过所谓的神授之仪与圣石魔法吗?”

神授之仪?圣石魔法?

对于这两个陌生的名词,众人皆面面相觑,但林格很快就反应过来,瞳孔微缩,脱口而出:“请神仪式与精炼魔法?”

在蒸汽之乱时期,请神仪式的另一个名称便是神授之仪,而神授之仪的核心,则是由圣女米黛所发明的、能够增幅信仰之力影响范围的“辉耀圣石”,因此这种特殊的仪式又被称为“圣石魔法”。

如今,恐怕只有万物有灵论的信徒,还会使用这两种称呼吧。

“是的。”威尔海姆首领轻轻点头,接着说道:“在蒸汽圣战结束后,教团联合接管了蒸汽教团的部分遗产,关于神授之仪与圣石魔法的研究也在其中。此后,万物有灵论信徒中一直都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教团联合正在依据这部分研究资料,尝试找到彻底根绝信仰之力的方法,从根本上毁灭宗教存在的基础。适逢《文明与真理倡议条约》颁布,教团联合开始大规模篡改现实,企图在神秘世界与文明世界中间,人为创造出一道鸿沟,此举似乎证明了这些人的想法,也让不少万物有灵论信徒陷入不安之中。”

“为谋求生存,万物有灵论的各派系都开始暗中施力,据我所知,包括真灵派、沃土宗与圣泉修士会在内的诸教派皆有动作,而彼时的雾山隐修会尚未在奥索尔山立足,他们的圣地位于北阿修卡山带的极东处,名为雾山之地。那位据说能够沟通冬佩龙之意志、将群山降入风雪的大灵使,他所做的举措是派遣一位忠诚的信徒,暗中潜入教团联合符合信仰之力研究的下属机构,其名为教理圆环,伺机窃取他们的研究成果,以便做出应对。”

“那位信徒不仅虔诚,而且很有能力,他竟然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成为了教理圆环的核心研究人员,并于恰当的时机窃取到了那份最重要的研究成果,顺利潜逃。然而这未必是一件好事,反而有可能是灾难的开端,因为他所窃取的研究成果,相信各位也已猜到了,便是神授之仪与圣石魔法的具体资料。”

由此引发的后果,是“圣灵回归日”理论的成熟、是《宗教法令》的颁布、是西大陆无数万物有灵论的信徒一边遭受教团联合的迫害,一边为了自己那狂热的信仰而呼唤构想神明的降临,期盼神明的伟力能够重塑世间秩序,帮助万物有灵论回归那鼎盛繁荣的时代……就像罗谢尔那样。

一个暌违已久的名字从年轻人的脑海中浮现,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终于理解为何威尔海姆首领对这件事讳莫如深了。

威尔海姆首领的讲述印证了他的想法:“那位窃取资料的信徒因贡献卓越,最终接替病逝的前代大灵使之职位,成为了雾山隐修会的现任教首。由于他在潜入教理圆环期间,曾受过所罗门的帮助,欠了他一个人情,后来才答应将圣人手稿相借。但叛徒泄露机密资料这件事也令教团联合勃然大怒,据说守夜人与秩序天平直到今日仍在寻找那个叛徒的下落,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为防止他们查到雾山隐修会的身上,在《宗教法令》颁布后,那位大灵使被迫带领信徒们,抛弃了传承千年的雾山圣地,隐入东阿尔皮斯群山之中躲藏,直到今日,依然不敢抛头露面。”

一旦泄露了踪迹,被守夜人和秩序天平追查到,恐怕,不仅雾山隐修会,连同处一地的山民卫队,也会在教团联合的无差别打击之下,遭受灭顶之灾吧。

这就是威尔海姆首领一开始犹豫的理由,他对同为万物有灵论一员的雾山隐修会,或许其实没有那么深厚的情谊,但为了山民卫队和部落的安危考虑,在这件事的立场上,依然只有共犯这个选择。

万物有灵论曾带给夏托托人精神寄托与现实利益,如今则成为了一种负担。(本章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 传宗接代 一屋暗灯 柯学世界里的柯研人 长生从娶妻开始 综影视:阮墨竹归 康熙与太子妃[清穿] 分手后,前任让我攻略她 呢喃诗章 美漫地狱之主 嫁给权倾天下的残王殿下 从全职猎人开始成为无上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