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 > 第317章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第317章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不想错过《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等等!”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

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

本侯甚是想念,

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

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想看扶摇直上的《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吗?请记住[]的域名[(.)]????????

()?()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

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

本侯甚是想念,

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

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_?_??()?()”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扶摇直上提醒您《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扶摇直上的作品《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域名[(.)]≦6≦.の.の≦

()?()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

“什么意思?”

?本作者扶摇直上提醒您最全的《大秦:纳妾变强,开局强娶月神》尽在[],域名[(.)]???+?+??

()?()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等等!?()_[(.)]???#?#??()?()”

“什么意思?()?()”

“武神侯今晚该不会是想留在我烈山堂吧?()?()”

田言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而蒙昊却挑了挑眉笑着对田言回应道。

“没错啊!()?()”

“交易还未达成,本侯怎能离开。”

“再者说……”

“你我许久未见,本侯甚是想念,自然想与你多待些时日喽。”

蒙昊理所当然的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

此时此刻。

不用蒙昊费心去猜也能知道,田言现在肯定是满心疑惑和不知所措。

疑惑地是。

蒙昊为什么会费尽心机要得到荧惑之石碎片。

不知所措的是。

为了得到荧惑之石碎片蒙昊竟然到了如此执着的地步。

不过这还都在其次。

更要紧的是。

刚刚蒙昊当众为自己开脱,已经引起农家各堂的猜疑。

倘若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势必会加深农家各堂的猜疑。

这对自己争夺侠魁之位来说十分不利。

朱家也好,田虎也罢。

肯定会以勾结大秦帝国为由反对自己继任侠魁之位。

届时自己将彻底被排除在外。

但倘若是不答应蒙昊留在烈山堂。

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蒙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田言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梅三娘突然两步上前。

怒气冲冲的指着蒙昊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

“大小姐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别以为你是大秦帝国的武神侯,就可以在我农家烈山堂为所欲为!”

“告诉你!”

“这里是农家烈山堂,不是大秦的咸阳城!”

刹那间。

在场所有农家人都被梅三娘这股气势惊得目瞪口呆。

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梅三娘不说话。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反应过来的梅三娘环视四周,疑惑不解的对众人反问道。

“怎么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大小姐身为农家烈山堂堂主,在烈山堂地盘必须说一不二!”

在场众人依旧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去回应梅三娘。

众所周知。

梅三娘性格刚烈顽强,性如烈火,为人正直忠义,重情重义。

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除此之外。

梅三娘对田言绝对忠心耿耿,坚信她能改变农家的未来。

因此。

梅三娘对田言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并且时时处处都已维护田言为先。

所有人都知道梅三娘有点虎,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虎。

竟敢当众与蒙昊正面叫板硬钢。

要知道。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

梅三娘根本就连蒙昊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虽然梅三娘师出披甲门,已将肉身盾甲炼至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在刀尖上自由行走。

不过。

一旦遇上实力超群的高手,至刚硬功也将毫无作用。

而蒙昊正是梅三娘无法抵挡的高手。

早在很久之前。

农家就已经从暗桩密报和江湖传闻中得知了蒙昊的实力。

以御剑之术先后击败罗网六剑奴,纵横家盖聂与卫庄,墨家巨子和高渐离等……

而后在小圣贤庄内又以内里修为击败道家天宗掌门晓梦。

上郡之战中以一人之力阻挡匈奴狼族数万铁骑,并以天雷之术将匈奴狼族单于父子当场击杀……

一桩桩,一件件……

足以说明蒙昊的实力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

江湖上能够与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之前对蒙昊出手的田虎也只是一时冲动所为。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后怕。

此时此刻。

在农家各堂堂主的意识里。

唯一能够击杀蒙昊的也许只有农家的地泽二十四阵法。

只可惜眼下的农家正因为争夺侠魁之位而各怀鬼胎。

别说是对蒙昊发动地泽二十四阵法,恐怕就连足够的人手都没办法凑齐。

虽然这个阵法只需两个人以上便可发动,甚至田赐能凭借干将莫邪双剑一个人发动阵法,但无法将地泽二十四阵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

正因如此。

农家各堂谁也没有信心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击败蒙昊。

一旦地泽二十四阵法失败,势必会遭到蒙昊的反杀。

所以。

直到现在为止。

哪怕他们对蒙昊如何心存不满,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正面硬钢。

就是担心最后会落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结果。

房间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蒙昊,无不在担心他会雷霆震怒。

然而。

蒙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三娘。

殊不知。

蒙昊此刻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梅三娘还挺有料啊!

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真的是……

又白!

又大!

如果放在地球上的话至少在36d以上!

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虽然样貌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再加上那一双露在橙色短裙外白皙如雪的大长腿。

把她收纳为妾也不是不可以。

来农家之前满心只有田言一个人,蒙昊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梅三娘。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除了田言之外还要将梅三娘收纳为妾!

与此同时。

田言和田密也都注意到蒙昊看向梅三娘异样的眼神。

阅男无数的田密立刻明白蒙昊心中所想,不自觉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得意的媚笑。

暗自在心中又重新谋划起来。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田言自然也明白蒙昊眸光中的含义。

沉思片刻之后。

扭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梅三娘。

而梅三娘此时正直愣愣的瞪着蒙昊,并且眼神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田言立刻朝梅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梅三娘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回到田言身后。

随后田言便郑重其事地对着蒙昊说道。

“在下管束无方,还请武神侯见谅。”

“三娘生性耿直常常口不择言,冒犯之处还请武神侯网开一面。”

话落。

田言便朝着蒙昊恭敬的行礼赔罪。

哈哈哈……

“无妨!无妨!”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本侯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有些喜欢她。”

闻言。

田言的眼眸中忽的闪过一抹深思。

不自觉的扭头再次看向梅三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美漫地狱之主 御兽之王 宿命之环 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 他一见我就摇尾巴 柯学世界里的柯研人 私人瑜伽教练 酒与枪 一屋暗灯 呢喃诗章 八男?别闹了!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