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现代言情小说 > 应龙和李莲花的修炼之行 > 第629章 尸蛊

第629章 尸蛊

不想错过《应龙和李莲花的修炼之行》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琬琰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敢想要他的命,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先要了你和你女儿的命?”

霸道,不管是在李莲花还是琬琰这里,从来都是行不通的。

“我家花花,救不救人,他说了算。

你们若是想来求医,就把态度给本姑娘放客气点。”

哼,要不是看在这人是令狐冲送来的人,琬琰早就把人给扔出去了。

敢在她这里横,她就能让这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还以为这是莲花楼世界吗?

在那个世界,她想要收拾欺负李莲花的人,都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天道阻止。

现在,他们可都是天外来客,算是这个世界的异数。

不会有身在局中,身不由己一说。

只要不对气运之子/女出手,其他人,天道都不会管。

任我行先是被说得一噎,随后便是怒气勃发。

聚起内力就想打向琬琰。

李莲花眼神微眯,令狐冲也戒备的看向任我行。

“教主,还请住手。”

突然,一直在给马梳毛的曲洋转过头来。

平一指看着曲洋,眼睛微眯。

“你是,曲长老?”

任我行手中的内力散去,疑惑的看向出声阻止他,满脸大胡子的曲洋。

曲洋把脸上做伪装的大胡子一扯。

“是我。”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李神医他们救了我,并且还让我在莲花楼栖身。”

“你既然还活着,怎么没有回神教?”

“我已经退出神教了,如今只是莲花楼医馆的一个马夫而已。”

任我行心思一转。

“东方不败已经失踪,你现在可以重回神教了。”

曲洋明白任我行话中的意思,他以为是东方不败逼迫他离开的神教。

“多谢教主好意。

退出神教,退出江湖都是我自己的意思。

不过,若是教主还愿意相信我,不妨听我一言。

李公子医术超群,若是盈盈侄女的毒他都不能解,那这世上就没几个人能解了。”

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娘,也不想她就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去了。

任我行闻言,思考片刻后问道:“你想要老夫答应你什么条件?”

李莲花摸摸自己的鼻子。

“我这个人呢,不是很喜欢争斗。所以啊,我希望在你有生之年,日月神教不能进攻其它门派。”

任我行眼神危险的眯起来。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这是要他在霸业和女儿之间选一个?

“教主?”

平一指在一旁焦急的看向任我行。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任我行会怎么选。

毕竟,他知道,任我行的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可是,他同时也是知道,圣女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任我行没有去看平一指,而是看着李莲花说道:“若你真的能把我女儿的毒解了,我便答应你这个条件又何妨。”

其实,最近他已经感觉到,曾经练功带来的暗疾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李莲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曲洋、平一指、令狐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莲花便进屋开始为任盈盈诊脉。

琬琰也重新躺回榻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话本子。

嗯,今儿天气真是好啊!

待会儿又会有钱拿呀!

屋内,李莲花在诊脉之后便开始去配药。

平一指在李莲花进入莲花楼时便跟了上去,见李莲花要去抓药,于是也跟着去看。

李莲花抓完药之后,转身对着他道。

“你去找个大浴桶放到外面,放好水用这药给她药浴。”

“哦,这原来是药浴用的啊!”

难怪他总觉得这配方不怎么对!

“她这毒呢,其实也不算是一种毒。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带着尸毒的蛊,也叫尸蛊。

当然,这只是最低级的尸蛊而已。

所以,即便你们用内力把她体内其它地方的毒排出来,只要心脏中的那只蛊虫没出来,她早晚得死。

而端阳节则是它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分泌毒素最快的时候。”

“难怪,难怪每年的端阳节东方不败会发解药压制这毒。”

“她应该也是不能解这毒,最多只能压制。”

心脏何其脆弱,里面住进去一只蛊虫,若不是它自己主动出来,外力是很难在不伤人心脏的情况下,把虫取出来的。

而这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令狐冲也恍然大悟。

原来东方不是不想解毒,而是她也解不了!

李莲花刚刚配的药,就是一种能够散发出让蛊虫讨厌味道的药。

到时候把蛊虫排出来,再服下另一副解毒的药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难就难在怎么让蛊虫出来。

没过多久,莲花楼外便放了一个散发奇怪味道的大浴桶。

李莲花让琬琰帮任盈盈脱了衣服,然后再把人提溜出来放到浴桶里。

而在浴桶下方更是烧着小火,以保持桶内的水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美漫地狱之主 御兽之王 宿命之环 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 他一见我就摇尾巴 柯学世界里的柯研人 私人瑜伽教练 酒与枪 一屋暗灯 呢喃诗章 八男?别闹了!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