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于红楼末年 > 第270章 基本班底(二)

第270章 基本班底(二)

不想错过《重生于红楼末年》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她可真是胡闹。”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爵柳芳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柳岩,正和他的好女婿冯紫英闹别扭,不由得勃然大怒。

不过,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夫妻俩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还是顺其自然为好,要不然长辈干涉太多,反而还有可能伤了年轻夫妇的情分。

柳芳本待想着装聋作哑,不管这件事,但柳芳的儿子柳健却主动请缨,说他和妹妹是平辈,有些道理还是应当讲一讲,说一说,即便讲错了说错了,不是还有父亲大人出面调解么?

“可千万不要因为妹妹乱发脾气,坏了人家松江伯的好事哈。”柳健强调说道。

这样一说也有道理,柳芳便答应让儿子柳健试一试,好好地劝说一番。

柳健跟着松江伯周进厮混了一场,先后出任顺天府团练马队领队、桃李书院武备学堂副堂主,后来又升任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虽然功劳没有积攒多少,但总算混得了一个脸熟。

这次桃李书院搬迁到松江府,柳健也主动要求随行。

他是真没有办法了。紫檀堡大爆炸以后,桃李书院从城外搬迁到了城中,柳健作为桃李书院院长助理兼武备学堂副堂主,虽然时常也要去通路镇上的周家大院公干,武备学堂便临时设在那里,但更多的时候,他却要在目前桃李书院所在地柳家花园值守,傍晚则回家歇息。

他老婆张庭嫁过来好几年了,一直没有生下孩子,导致她疑心越来越重,嫉妒心越来越强。

以前她还舍得让身边两位通房丫头心怡和心凌二人,蹭一些汤汤水水,每十日中至少有一两日,会安排她们俩给柳健侍寝。

但现在她从来都不提这一茬,以至于柳健躺在张庭身边,听着妻子睡着时发出的巨大呼噜声,再看着在外间值守的那两位通房丫头的曼妙身影,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每次都这样,让两位绝色丫头挑逗起他的兴头,结果到最后却只能作用在张庭身上,有没有考虑过他柳健的心理承受能力啊?

他柳健也是一个人,不是一头种猪呀。

柳健不止一次在心中愤愤不平,连贾府旁支贾芝那个废柴,都娶得了一个漂亮女子张含亮做老婆,且温婉端庄,家教极好;而他柳健作为国公府的嫡子,却摊上了张庭这种出身商户的庸脂俗粉,这让他心中如何不气?

如今听说桃李书院要搬迁到松江府,柳健兴奋得喜出望外,只待时候一到,他便可以远走高飞,哪怕是今后独守空房,也强过每晚都要在张庭身边伺候啊。

桃李书院搬迁,涉及到师生数百人,异地重建,又需要一笔巨款,大家都指望着柳家花园卖出一笔钱来,以充作搬迁经费,他妹妹柳岩却试图从中作梗,破坏这桩交易,柳健自然要管一管了。

对付不了悍妻张庭,难道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嫡亲妹妹?

他将柳岩叫到家中,也不听柳岩解释,便劈头盖脸一通大骂,“柳家花园早已是过去式了,现在妹夫南下公干,进行第二次创业,正是需要本钱的时候,此时不卖,更待何时?要是北平城中的这些老百姓们,知道桃李书院公账上还有余钱,长途搬迁都不用卖园子,肯定会怀疑松江伯故意有钱不还,堵住他不让走,到时候坏了松江伯的好事,你的责任可就大了。”

听说此事牵涉到松江伯,柳岩便有些不好意思了。当初她不用卖给风流画师周白石做小,而是嫁给了玉面郎君冯紫英为妻,松江伯府是在其中出过力的,她柳岩若是不知好歹,岂不是成为了人们口中忘恩负义的小人?

危言耸听之后,柳健又和顺地说道,“大周朝在本质上,属于官本位社会。只要官儿做的大,再好的园子都不在话下,若是官儿做的小,或者犯了事,再好的园子也保不住。如今正是妹夫紫英做大事的时候,哥哥我也跟在妹夫紫英后头,给松江伯出力,待我们发达起来,到时候再将那个园子赎回来也不迟。”

一番好说歹说,柳岩终于答应,她不再因为这件事为难冯紫英了。

“那就好。我昨日听说,永宁公主张诗韵和她身边那个伴读薛宝钗都怀孕了,等到再过几天,脉象稳定之后,松江伯便会陛见请辞,时间上很紧,妹妹也要赶紧收拾家什,省得到时候临行慌乱。”

一听说即将南下,柳岩一下子慌了神,她这几天光顾着生气,都还没有开始收拾东西呢?

“完了,完了,等夫君回来,还不知道会怎么埋怨我?”柳岩一边嘀咕着,一边急得团团转。

好在姐姐柳珊、姐夫陆河二人,这次也要跟着周进南下,他们的目的地是应天府金陵,并不到松江府,但这一路上,绝大多数时候都可以同行,大家便一块儿相约南下。

金城陆家的生意,这些年来一直集中在北地,沿金城——长安——晋阳——北平一线布局设点,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因为陕甘一带持续动荡,流寇来去如风,使得这条商路很难再像往常一般顺利贯通起来,连带着金城陆家在北平的生意,也开始变得大不如前。

因此,金城陆家早就打算另辟蹊径,去金陵拓展业务,但因为他们在江南这边没有熟人引介,不敢贸然入场。直到一品松江伯周进转任松江知府,他们自认为在官场上有了靠山,才真正开始行动起来。

姐姐柳珊乃是庶女出身,从小就从当家理财这方面进行培养,她在庶务方面,要比柳岩这位嫡小姐精明能干得多。

柳岩连收拾东西都不会,还得姐姐柳珊手把手地教她才行,指导她如何分门别类、编排序号、安排人手之类。

随后几天,无论是松江伯府,还是神武将军府、宣城伯府,亦或者已故荣昌公主女婿陈英明一家,监生陆河一家,诸多妇人们都在忙着收拾行囊,做好了南行的相应准备。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桃李书院大多数中高层骨干,包括桃李书院院长助理谢希平、胡永,综合文秘司副主任刘玉石,招生司副主任沈明,武备学堂孙万千、俞发春,这些人家全部跟着一道南下。

商学堂副堂主,也就是状元楼的那位汤掌柜,他也被锦乡伯府点名,要求他到松江府待命,辅佐周进房中贵妾韩雪。

《青年诗刊》编辑部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则主动请缨,愿意到南方发展。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实话,没有一品松江伯周进罩着,这份刊物没法平平安安地开办下去,周进要走,《青年诗刊》编辑部也只能跟着走。

毕竟是一年上交数百两期刊管理费的品牌刊物,新任顺天府丞张有为舍不得这笔赋税收入,还破例召见了郑千钧、郑千化兄弟俩,鼓励他们二人深耕北平期刊市场,但郑氏兄弟俩对于张有为完全不熟悉,又怎么敢冒这种风险?

他们俩对于张有为的“好意”敬谢不敏,坚辞不从,气得张有为鼻子一哼,要不是害怕节外生枝,郑氏兄弟俩怕是就要当场被杖责了。

周进原有旧部,仅有桃李书院崇文堂副堂主贾芝,主讲董晟、贾代儒等人,因崇文堂仍旧在北平城中开展教学活动,这些人不必随同南迁。

好在新任户部尚书王允大人之子、现任顺天府学攒典王成学,属于桃李书院一系旧人,有他在背后力挺,不必担心桃李书院崇文堂会遭到他人觊觎。

因张诗韵、薛宝钗都已怀孕,松江伯府北平这一房不用担心没有子嗣,周进这次陛见请辞,很快就得到了今上的批准,允许他择日离京。

金城陆家出手阔绰,交友也很广,他们家一口气承包了三条大船,不仅能将自家人手和大批财货运送到江南,还能捎带着将依附在周进身边的其他人,也一道运送到金陵,省得大家各自乘船,人手上不集中,时间上不统一。

南下日期确定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开始向通州张家湾集结。周进身边衣物,自有永宁公主张诗韵和滕妾韩雪商量着处理,他的主要任务,是向一些熟识的王公贵族、权宦之家辞行,希望籍此结下善缘,多多支持松江府今后的工作开展。

他先后拜访了忠顺王陈西宁、内阁首辅毕景曾、户部尚书王允,兵部尚书田冲,以及工部堂官徐大人、礼部堂官钱大人、户部堂官赵大人等诸位大臣,还有宣城伯府、荣国公府、镇国公府等功勋贵族。

宣城伯卫应爵亲自会见了松江伯周进,他的宝贝孙子卫若兰此次就任松江千户所副千户,虽然说军政两条线,但毕竟在同一个地方为官,以后相互借力的地方有许多,尤其是以卫若兰这种秉性,更需要他人看顾,因此宣城伯卫应爵对于周进上门拜访一事,非常重视,还特意留他吃了酒。

就双方实际关系来说,周进还真不想来到荣国府,他知道贾氏一族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如今已有御史参奏江西粮道贾政“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怕是很快就要戴罪进京,若不是看在贾探春、贾惜春二位滕妾的面子上,他真是懒得再和荣宁二府打交道。

但贾府却对迫在眉睫的危机浑然不觉。一品松江伯周进来访,不仅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赦没有出面接待,连世袭三等威烈将军贾珍也没有露面,大概他们是考虑到贾府的千金小姐给周进做了滕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干脆不出现了。

没奈何,只有贾琏负责招待了。贾琏也感觉很尴尬。

他以前的老婆王熙凤给周进做贵妾倒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和夏金桂偷情一事,已在北平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仅薛姨妈一家,和贾琏这里彻底断了来往,连以往那些熟识的狗朋狐友,也纷纷和贾琏保持距离,更不敢把贾琏带到各自家中,他们也害怕贾琏挖他们的墙角,给他们戴上一顶绿帽子呀。

以至于贾琏再也不敢外出,整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浑浑噩噩。

松江伯周进来访,虽然老太太和王夫人,都点名让他待客,但他哪有什么心情,人虽然来了,但他却因为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周进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周进打算径直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个艳丽妇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周进定睛一看,脑子感觉有些不好使了,这个赵姨娘,她过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应当避嫌么。

“你来做什么?”周进低声询问道。周进虽然时常做出一些荒唐之事,但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胡作非为,谁知道贾琏这厮,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

赵姨娘看着贾琏趴在那里,也知道场合不对,不过她如今也没了在周进面前搔首弄姿的心情,毕竟她的女儿贾探春已经给周进做妾,她要是不知好歹,周进这厮顶多被人笑话一阵,她们母女俩可就真没法活了。

赵姨娘这次过来,是想向周进求情,让他把贾环也带到江南去。

赵姨娘悲愤地说道,“如今贾宝玉已经娶了林黛玉为妻,因为林黛玉身子弱,时常卧病在床,不能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府中担心他们夫妻俩子嗣艰难,便又给贾宝玉安排了袭人、紫娟这两位姨娘,后面还说要让贾宝玉收用雪雁。可咱们家环儿,年龄也一般大了,不仅没有人说到他的亲事上头,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前不久,环儿不过是多看了那边赦老爷房中的嫣红姑娘一眼,便差点被他这位大伯打个半死。我担心这样下去,环儿怕是命不长久呀。”

“为今之计,惟有恳请松江伯,带他到松江府历练一番,好歹做一些事情。我再以此为借口,要求府中给他安排一两个通房丫头,以便悉心照顾,也就名正言顺了。”赵姨娘抹着眼泪说道。

就贾环这个鸟人来说,周进根本看不上,当初紫檀堡大爆炸时,他甚至还伙同贾蓉、贾蔷等人,调戏周进房中女眷,要不是看在他有一个好姐姐贾探春的份上,周进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也正是看在贾探春的份上,周进惟有捏着鼻子,很痛快地答允了赵姨娘。

把人家母女花都给招惹了,不给贾环安排一个差事,周进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 八男?别闹了! 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 栀子花的移栽方法 穿越之力降十会 百年修仙,我快死了金手指才来 女帝震惊:我师尊,他不是败类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总裁,宠妻请节制 鉴宝神瞳 别抱错了人[先婚后爱] 四胎萌宝,爸比太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