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红楼开始修行 > 第193章 戟名狂歌,狂歌当哭(6)

第193章 戟名狂歌,狂歌当哭(6)

不想错过《诸天:从红楼开始修行》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它很漂亮吧!”

贾赦摸着莲妃的脑袋,在她的耳边呢喃。

只是,贾赦的问话注定得不到眼前这个因为恐惧而将自己所有的扭曲尽数收敛,希冀用女子的柔弱想要博取眼前这个男人的温柔的莲妃的回话。

恐惧,在死亡真的快要到来的时候,侵染了眼前这个莲妃扭曲的心灵。

是的,她在渴望当今的爱。但是,在这些年的时间之中,她明白,她追求当今的爱,且并为之孜孜不倦的原因只不过是她更爱自己,爱那将自己送上更高的位置的权力。

当今的出现会令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失控,那是因为当今的权力。

但是,在那个跟陛下有着如出一辙的面孔的男人来到莲妃的面前的时候,莲妃却发现,她并没有失控,甚至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莲妃还闻到了一股令她作呕的味道——失真的味道,伪劣卑贱之物的味道,没有权力的家伙!

所以,在选择跟那个一脸警惕地看着贾赦的家伙合作的时候,莲妃只提出了成为莲妃的要求。

只是,好像,这些可怜的伪物连这个看上去最为简单的要求根本做不到,甚至她连看不到这个要求实现的可能。

嗜血,可怕,疯狂!

世界上,莲妃学习过的所有用来形容猛兽之中的王者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就在她身后,如虎踞般的怪物。

那缓缓抚摸着她脑袋的手掌,根本没有丝毫当年师父和父母在她头顶之上抚摸的那种温柔。

贾赦的手掌十分光滑。但是,那光滑的手掌并没有给莲妃带来任何的安全感。反而,那种感觉——莲妃幼年的时候见到那只慢慢悠悠出现在她的面前,将所有的同伴尽数杀死,优雅的大猫所给她带来的不安却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莲妃,催促着这只已经拥有了力量的鬼兽展现自己的狰狞。

“你是他计划之中的主角?”

贾赦那只手突然停下了抚摸眼前这个鬼物的脑袋。

只是,就在莲妃以为自己可以借助自己心中仅存的半点平静收敛那份不安的时候,那恍若虎爪的手掌就重新覆盖在莲妃的脑袋之上。

那一刻,莲妃所能够想到的就是当年她在任性的时候砸碎的西瓜。她的脑袋,稍有不慎,就可能如那血红色的西瓜一般被砸得粉碎。

恐惧~

莲妃的身体在颤抖,连她的嘴巴,她的舌头都在颤抖。

但是,贾赦却并没有因为莲妃的颤抖而纵容自己的猎物从自己的手中逃走。他只是从莲妃的身后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伸出来,将那被他甩来,镶嵌在地上的狂歌戟从地上拔了起来。

在那可怕的力道撕裂大地,溅起了大片烟尘的情况下,莲妃依旧没有任何的动弹和挣扎,哪怕这个女人知道贾赦的抬手取兵器的目的就是将她斩首,哪怕飞起的烟尘刺激着莲妃的眼睛开始流泪。

“不要哭,会不好看的!”

贾赦按在莲妃脑袋之上的手掌伸到了莲妃的脸上,擦了擦莲妃从眼角逃出的泪水,在莲妃牙齿打颤之中,贾赦将那个手掌放在了莲妃的肩膀之上,缓缓地将自己的身子直了起来。

贾赦歪着自己的脑袋,高高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狂歌戟。

“我的戟名狂歌,狂歌当哭的狂歌。”

“它很美。”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我相信你也会很美,你不会辜负它所给予你的死亡的。”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在莲妃的身边呢喃的身影突然握紧了自己的兵刃,在一道光芒闪过,在莲妃根本没有感知到血肉和兵刃的触碰的情况下,贾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莲妃的身边。

莲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欢喜。

她踉跄着想要起身,想要从这片可怕的地方逃回自己的小窝。哪怕那个小窝已经困了她十几年,哪怕那个小窝给予她的只有最为沉重,最为可怕的回忆和刑罚,但是,无论那个地方多么可怕,在莲妃那仅存的记忆之中,她却没有在那里感受到过如贾赦这般狷狂的可怕杀意。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趁着这个疯子突然良心发现,没有动手的空隙赶紧跑回去。

踉跄着,莲妃经过了那个有一些呆愣住的天地盟主身边,看着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何等可怕的怪物的盟友,这位莲妃突然良心发现,拍了拍天地盟主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天地盟主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

只是,莲妃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丢下了。

那逃离的身影真像她自己啊!

只是,她不记得此地有一个跟她这么像,却少一个脑袋的鬼怪呢!

突然,莲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闪过了一分惊讶,三分了然,最后都化作了对于那个见死不救的男人的诅咒和怨恨。

脑袋滚在地上,莲妃却并没有因此而死亡。她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那个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拍了天地盟主肩膀一下的莲妃的肉身也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发现了自己的脑袋的不见,开始四下里摸索自己的脑袋在何处。

“陛下,你还是没有救下我。”

莲妃发出尖叫,向着那个男人发出了嚎叫。那尖锐的声音摧残着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不过,也多亏了莲妃的尖叫,那些正道人士则是在倒吸凉气的过程之中,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刃从兵鞘之中取出,死死地看着这个在此地展露出自己野心的家伙。

说实话,在这位天地盟主出手的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必死无疑了。毕竟,天地盟主在步入此地之前已经成为了他们武林正道真正意义上的至尊,统领了江湖许多正道门派,甚至在座的所有正道门派都跟眼前这位“陛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就已经不分彼此。

但是,偏偏这位盟主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了他不该有的这份野心。

一双双本来因为无法降服大魔,甚至担心大魔会降下罪责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的是被欺骗的愤怒。

他们本来以为眼前这位天地盟主只是为了匡扶武林正道而选择加入了正道,甚至被他们架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这些武林同道却发现,他们的信任,他们的算计,在眼前这个将他们拉入谋逆的深渊之中的家伙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他们的性命,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只剩下了所谓牺牲的价值。

“好狠啊,盟主!”有一个宿老嘀咕了一声。

只是,他们的嘀咕也好,他们的质问也好,他们的警惕也好,他们的担心也好,最后都化作了一声最为惨然的笑声以及那兵刃出鞘之后才有的冷光。

此时此刻,将功折罪,就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拯救自己的门派,自己的生命的方法。

只可惜,有人不准备给他们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呢喃诗章 御兽之王 红酒绿 原神:只有两个技能的旅行者 乱世书 云吸毛茸茸,全网为我争风吃醋[穿书] 网游:我来搬砖的,怎么就无敌了 傅爷家的小撩精甜爆了 这本小说很健康 从军火商到战争之王 重生1990年 我辈女修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