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其他小说 > 咒回:身为剑修,打个HE怎么了 > 第180章 机敏or狡诈

第180章 机敏or狡诈

不想错过《咒回:身为剑修,打个HE怎么了》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那个叫川上的二世祖最后被苏泽不轻不重揍了顿。

不会落下什么残疾,但是至少也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苏泽把辅助监督们轻松调查出来的「罪证」都留在那家伙身旁了。

——川上自己的硬盘、录像带,伊之助等人搜查的资料文件,云云等等。

然后,苏泽用不着再多说什么,川上少爷自然知道该如何行事。

——五天后,东京的数家报社都同时报道了「川上集团公司总裁长子自首」的新闻,配图是浑身绷带、躺在病床上的川上少爷。

这个话题一时间引起了小小的骚动,甚至还登上了几家小报的头条。好几个普法频道都在讨论这件事。

民间论坛上还在争论是不是有什么古道热肠的人物在暗中行侠仗义——

又或者是接了那些女受害人委托的特殊侦探,他不受法律之约、用私刑迫使诸如川上这样的混蛋接受制裁——

云云等等,众说纷纭。

但随着时间流逝,始终没有官方回应出现,川上少爷除了自首时被记者拍这张照片外,再也没有露面,也绝口不提其他。

综合种种,更让网民们浮想联翩。

关于那个「幕后人」身份的讨论也越来越神奇,已经有阿宅留言是不是伟大的鲁路修1来拯救新世纪的11区2……

“我昨天去看了那个论坛——”

五条悟垫着脑袋随意开口,“现在正极速上升的说法是,那个「幕后人」是冴羽獠3的原型人物哦——”

苏泽对这些愈加不靠谱的说法表示无语,他无奈道:“鲁路修就不说了,简直是无稽之谈……冴羽獠是多少年前的角色了,要说原型,也应该他是原型吧——”

“嘿!设定里,他不是记不清自己的年龄嘛~”五条家主满嘴跑火车。

苏泽没再就这个没营养的话题说下去。

“行了,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说回正题吧——”苏泽摆手终止闲谈,“先说我这边——”

“川上那混蛋,应该没有见过「羂索」。”

苏泽坐在沙发上,两手支着下巴,接着补充:“……准确来说,他至少「不记得」自己见过祂。”

当时苏泽拿出那个女人的照片时,川上说的「没见过」是真话。

——这是炁和感知类术式双重作用下的检验结果。

“那你觉得,真相是前者,还是后者?”五条悟问。

也就是说,究竟是「羂索」压根没参与;还是祂确实给予了川上某些暗示,然后又修改了他的部分记忆?

“那里确实有很浅的「残秽」。”苏泽开口。

五条悟挑眉,“……所以,答案是?”

“我也不知道。”苏泽没有犹豫道。

“「残秽」……你检查了吗?”

“嗯。确实是不久前的,而且是没见过的诅咒留下的——但正是因此,才没法断定。”苏泽点着脸颊。

如果残秽就是「羂索」留下的,那答案自然算是水落石出。

但是没见过诅咒的残秽,无疑是给迷惘的真相又添了一层薄雾。

“……但我觉得,这是祂在刻意为之。”苏泽托着下巴悠悠开口。

他勾了下指尖,一柄飞剑随即显现。苏泽探入其中,拿出一张薄薄的档案递给五条悟。

“……就这么一点吗?”五条悟挑眉。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那是份个人档案,记录着一个人的全部已知信息。

“即使是「这么一点」里,也有相当部分内容不是她本人——”苏泽轻轻叹气,神色自若。

五条悟脸色更古怪,低头翻开那份档案,一寸照上的女人留着浅棕色短发,眉眼动人,就是额头上那条缝合线破了点相。

「姓名:虎杖香织」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78年7月13日(现年34岁)」

……

“她就是「羂索」现在寄生的……宿主。”苏泽面无表情,淡淡道。

早在几年前,宫城市的医院外,苏泽就遇见了这个女人。

刚开始他还没在意,直到骤然间陷入某种领域一样的幻境后,苏泽才注意到身边的异常。

“……这事也要怪我。我当时刚从「幻境」里出来,心神不宁,脑子也不够清醒——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常……”

苏泽微微阖眸蹙眉,略显自责道。

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炁」独特的性质,大概到现在为止,也没法确定真正的施术者。

——现在来看,当时直接动手似乎是个明智抉择。

“算了吧——”五条悟打断他,“复盘之后,咱们站在第三视角分析,肯定是要清晰些的——当时你就一个人,还带着硝子和歌姬,处处掣肘也难免……”

“更何况,那个混蛋幻境的威力,咱们都是经历过的——”

五条悟露出厌恶神色。

“……真少见啊,你竟然也会安慰人——”苏泽玩笑道。

“少来这套,别转移话题。我知道你在担心这事。”五条家主摆摆手,撇嘴不满道。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无非是「打」或者「不打」罢了。”他接着补充。

苏泽道:“……确实。现在「羂索」的优势是身在暗处——祂或许更了解咱们。”

“但咱们的优势也很明显——「羂索」自以为藏得很好,用着其他人的皮囊到处活动……殊不知,咱们早就开始注意祂的存在了。”

这似乎是双向的情报障碍。

羂索知道苏泽等人的消息,同时笃定自己身在暗处;而苏泽这边对「羂索」的认知虽说半清半醒,但也时刻提防着暗中的威胁——这一点,羂索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以及,咱们应该也有好一阵、没有在众人眼前全力以赴了吧。”苏泽继续补充。

五条悟怔了下,随即轻笑出声。

“……哼。那家伙认知的实力,不见得是咱们真正的水准……吗。”

“泽,你真是老奸巨猾——”

“请用运筹帷幄来形容。”

苏泽回应。

————

(注1,2: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主角,阿什弗德学园学生会副会长,也是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zero。一次意外中,获得神秘的“geass”之力。发誓要粉碎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

11区,动漫里日本的代称〔被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侵略后改的名字〕)

(注3:冴羽獠,《城市猎人》主角。在新宿东站入口的留言板上接受委托。只接受美女委托人的色批。失忆记不清年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快穿:反派他身娇体软易推倒 哈哈哈!那条咸鱼不富有! 花开终有时 武侠:我在大明皇宫炼阴化阳 娱乐:雪藏结束后,我成了顶流 我在玄幻当钉子户的那些年 妙手医尊 焚天药圣 猝死后,我穿到未来成了NPC 老弟你听我说,这主角让我当 大小姐请自重,我攻略对象真不是你! 六眼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