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拉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萝拉小说 > 游戏竞技小说 > 末世,给异类收编 > 第174章 未命名草稿

第174章 未命名草稿

不想错过《末世,给异类收编》更新?安装萝拉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你好,我叫十七。”

那个眼睛全黑的男人向陌浩阳伸出手,明明没有张嘴声音却清楚地传出来:“我是[夜行派对]的组织者。”

陌浩阳在发现他脖子上还长了一张嘴在说话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不就是鬼吗!!!

十七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那张嘴又开口:“抱歉,是不是吓到你们了?我们夜行派对的成员很多是半鬼,长得和人类不太一样。”

“……找我干什么?”陌浩阳盯着他伸出来的手,目光又落在他脸上,终究还是没有和他握手。

十七也不恼,收回手:“您是kd家族的小少爷吧?您也看到了,这次任务并不好对付,不如我们组个队如何?”

陌浩阳眯眼。

[夜行派对]的人没有弱的,而自己伤还没好彻底,他们和自己组队未免有些单方面扶贫了——真的会这么好心?

“说吧,你要什么?”陌浩阳直截了当。面对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话还是说清楚为妙。

十七一笑。

“少当家是聪明人,我就直说了。”他那张嘴蠕动起来,相当丑陋:“听说您见过诡珠。”

陌浩阳一愣,没吭声。

“我找了它好久也没找到,听月娥说,它在一个小姑娘那里。

而这个小姑娘,您似乎也认识。不知道您能否从中说到说到,让她将诡珠卖给我呢?”

没错,虽然吃了诡珠一般人就会死,可是不妨碍成千上万的人想拿回去研究,更何况是半鬼这种诡异。

“哪里是什么小姑娘,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陌浩阳开口打断他的话,语气有着几分告诫的意味:“你们要是想活就别去触那个霉头。”

“一个小姑娘能强到哪去?”三重缨撇嘴,不以为然。十七也云淡风轻笑了笑:“少当家,您只需要从中调解一下,其他的我们能自己想办法。”

什么想办法,不就是明抢呗。

陌浩阳撇撇嘴:作死的人是劝不了的。

不过估摸着距离江菱吞了诡珠都一个半月过了,就算是个仙丹也该在她胃里化成水了吧?

“好吧,那就组队吧。”陌浩阳选择躺平,怎么会有这种给别人送福利还要上赶着送死的人呢……

“任务……活着出去的人在一半以下……?还不可以向对方阵营暴露身份……”

月娥面色阴沉。这明显就是要让人类自相残杀啊!怪不得分阵营……

江鹫倒是没多想,反正此刻他的任务只有升职,因此他很快就走在了夜晚灯红酒绿的大街上。

他观察着广告牌,终于在一栋外表流光溢彩的豪华大楼前停下了。

“名字居然就叫‘伯爵酒店’……”

江鹫心里吐槽,看到一旁褪色墙面上贴着的招聘启事,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一楼大厅就是豪华餐厅。

在这个鬼怪横行的地方,江鹫的到来无疑是一个万众瞩目的焦点——毕竟他们真的很少见到食物自己迈开腿走进来。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他带着绅士帽,淡然地走过餐桌,惹得旁边的交响乐都停了。

“人类!食物……”

各种大型鬼怪瞬间嚎叫起来,更有一个长得格外丑陋的鬼扭动着他巨大的、筋肉交错的脖子,将头伸在江鹫面前。

“嘿嘿,吃了,吃了你!”鬼怪嚎叫一声,嘴巴瞬间裂开,嘴上的线尽数崩断。

江鹫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方的眼睛。

瞬间,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弥漫在餐厅每个角落。

那双眼睛没有聚焦,冷的可怕,仿佛在盯着周围每一只鬼,他们像是瞬间就坠入了恐惧的魔窟,这威压……

江鹫缓缓抬手,不紧不慢勾了勾手指。

“嘭!!!”

在他面前的鬼怪瞬间炸开,变成了一团黑雾,尖叫声让周围的鬼怪瞬间噤声。

鬼怪都是欺软怕硬,能屈能伸的。

他们瞬间就手动静音了,注视着江鹫。

为啥一个人类,会有鬼怪的气息?最主要他刚才进来时也妹有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怪越强大的越像人,而且气息能收放自如,他一定是一个鬼怪高层!(判断错误。)

他是不是上层派来检查的?居然说自己是来应聘?还好我们机智,你露出马脚了吧!(二次错误。)

众鬼怪因为自己的推理得意洋洋,看到他看过来又瞬间低头。这种感觉就好比老师要点名,头都快塞到桌兜里的你一样。

“……负责招聘的人呢?”江鹫看他们蔫不拉几的不说话,还是主动发问。

“我我我在这里!您踩到我的脚了……我、我一直没敢说……”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江鹫表情松动,移开脚,才发现一个还不到自己膝盖高的“健达奇趣蛋”,正努力举着手一跳一跳希望江鹫能看到自己。

有点可爱。

健达奇趣蛋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显得有些畏畏缩缩,主要还是江鹫太高:“这位先生,我是负责应聘的二蛋,您想检查哪个楼层呢?”

检查?江鹫诧异:“我只是来应聘的,什么检查?”

二蛋沉默。

现在一个检察官玩这么花吗?说是检查非要先应聘,可他似乎还不知道真实身份已经被我洞悉了。

“好吧,那您想应聘哪一个楼层?”二蛋妥协,脖子一缩一缩,缩出了双下巴。

看江鹫没明白,怕打扰客人吃饭,就赶紧领着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您看,这是我们的楼层图。”

江鹫放眼望去,就发现这栋楼一至四层都是餐厅,楼层越高应付的鬼怪级别越高。

而五至十二层是住宿,再往上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建设,包括商场,泳池之类,甚至还有游乐园。

看来一层的面积很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小说推荐
美漫地狱之主 御兽之王 宿命之环 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 他一见我就摇尾巴 柯学世界里的柯研人 私人瑜伽教练 酒与枪 一屋暗灯 呢喃诗章 八男?别闹了!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